当前位置:反传销 > 涉嫌传销 >

《从“传销老总“到“反传斗士”》

作者:反传销机构 来源:反传销 日期:2019-05-17 09:14 人气:

《从“传销老总“到“反传斗士”》纪录短片完整版

 

△ 2019年 4月19日,易新建在车里,准备去解救一名深陷传销组织的女孩。

 

易新建是湖南岳阳人,当过兵,复员后被自己的一名战友骗去传销组织,在传销组织三年半,吃大锅饭,睡地铺,却一直渴望“一夜暴富”,在 “六位数保底工资”、“投资收益一千万”的诱惑下无法自拔。直到自己升级为“老总”,才知道曾经被“洗脑”的一切都是谎言。痛定思痛之后,他走上反传销之路,至今已是第九个年头。

 

△ 这次任务,易新建要解救的女孩是梁小姐。易新建(右一)正在向长沙与委托人家属梁先生(右二)、梁小姐的堂哥(左二)、梁小姐的妹妹(左一)了解情况,并向他们解释寻人和解救方案。

 

梁小姐是广东佛山市某大专院校服装设计专业的大三学生,今年21岁。去年七月,梁小姐的高中同学以实习为由将其骗入长沙的传销窝点,在被传销组织洗脑后,梁小姐先后两次向家人骗取共计四万余元,并以实习为由继续留在长沙。直到今年年初,梁小姐的同学家长告知梁先生,在长沙传销窝点看到了他的女儿,一家人才反应过来。4月8日,梁先生和几个亲戚赶往长沙寻找女儿下落。由于传销窝点经常变动,他们找人未果。后在朋友推荐下,梁先生找到了易新建,希望他能够协助自己找到女儿。

 

△ 张卫东正在长沙某商场外等侯梁小姐。

 

来自河北的张卫东(右二)是易新建在此次反传销寻人行动中的搭档,他早前通过网络聊天的方式与传销受害人梁小姐取得联系,以异地交友为由约定在长沙市中心商场见面。

 

张卫东和易新建有相似的经历,他也曾误入传销组织,当过“老总”,现在从事反传销工作。多年的经验让他几乎一眼就能认出大街上的传销人员。

 

△ 梁小姐的父亲梁先生在附近的车上蹲点,等候女儿出现。

 

易新建介绍,陷入传销组织的受害人受到洗脑后,如果家属突然出现,会导致其情绪激动,极易引起激烈的反抗行为。一般情况下他都不建议家属轻易露面,以免打草惊蛇。

 

△ 易新建正用手机拍摄梁小姐。

 

易新建和梁先生在车上等待了半小时后,梁小姐终于现身并与张卫东碰头。两个人在商场里待了不久,张卫东就被梁小姐以了解行业为由带往传销窝点,易新建则通过张卫东所发的位置确定了传销窝点的具体地址。

 

 

当晚8点多,确定窝点位置后,易新建带着委托人家属到当地派出所报案,希望所里出动警力来帮梁先生找回他陷入传销窝点的女儿。

 

△ 传销窝点楼下。

 

易新建和梁小姐家属在传销窝点楼下等待警方到来。传销窝点位于长沙开福区月湖大市场附近。一般情况下,易新建都会先确定传销窝点位置,随后通过报警的方式来端掉传销窝点,同时解救受害人。

 

△ 警察抵达后,易新建准备和梁小姐家属一起上楼。

 

易新建介绍,这一带外来人口密集,房租相对低廉,是长沙市传销组织最集中的区域之一。《2017年度中国传销案件大数据报告》显示,江浙、两广、两湖、鲁皖等地是传销案件高发的地区。

 

△ 当地电视台正在采访传销人员。

 

在警方和当地电视台的陪同下,易新建和委托人家属顺利进入了这个传销窝点。当地电视台正在采访将梁小姐骗入传销组织的高中同学。

问:“做什么工作?”

答:“没有。”

问:“在附近干什么?”

答:“没干什么。”

问:“租房子是谁租的?”

答:“朋友。”

问:“哪个朋友?”

答:“回家了。”

 

△ 面对家人,梁小姐一言不发,也不愿意被家人带走。

 

梁先生今年52岁,是一位的农民,没上过学,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作为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他常年在汕头周边打零工维持生计,与女儿交流甚少。在梁先生眼里,女儿一向是个内敛懂事的孩子,自尊心很强,在被骗入传销组织之前很少向家里要钱。

 

△ 传销窝点内其中一个房间的内景

 

这个窝点一共有五个人居住,包括把梁小姐骗来的高中同学。

 

△ 在派出所,易新建给梁小姐做思想工作,梁先生整个过程中一言不发。

 

在易新建和家人的劝说下,梁小姐终于答应离开传销窝点,并和家人乘坐警车去往当地派出所做笔录。

 

梁小姐说,她所陷入的传销组织在“入行”时需缴纳69800元人民币,然后通过拉人头下线的方式获得提成,三年后获得1040万。这个被称为“1040阳光工程”的销售模式是国家明令禁止的传销违法行为。易新建向梁小姐复述“1040阳光工程”的运作方式,试图让梁小姐相信自己确实陷入了一场骗局。

 

△ 完成笔录工作后,家人带着梁小姐离开了派出所,去往他们所居住的酒店。

 

刚刚从传销组织编织的“美梦”中回到现实生活的梁小姐还无法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刚从传销组织出来的人往往会有很强的传销后遗症,在组织里面他们所谈论的都是几百万、几千万的梦想,而回到现实当中,则很难很快去适应几千块钱月薪的普通工作,心理落差会非常大。这个时候家人朋友所提供的心理支持和关心爱护显得尤其重要。”在易新建看来,帮家属找到陷入传销组织的家人只是完成了工作的一小部分,而更困难的工作在于如何扭转其错误的观念。以前有不少被他解救的传销受害者后来又重新回到传销组织当中,就是因为思想工作做得不到位。

 

△ 反洗脑劝说工作中。 

 

解救行动当晚返回酒店后,易新建和张卫东在房间内给传销受害人梁小姐做反洗脑劝说工作。张卫东通常会以一个“传销老总”过来人的身份,来给这些被洗脑的受害人分析传销所宣传的行业模式究竟能不能赚到钱。在三个多小时的反洗脑劝说过程中,梁小姐一言不发,全程低着头,双手紧紧捏在一起,坚信她所从事的并不是传销。

 

 

第二天一早,张卫东和易新建继续对梁小姐进行最后的反洗脑劝说工作。梁小姐开始对易新建和张卫东产生信任感,并释放出自己的情绪,她说自己的童年家人陪伴甚少,家庭观念又过于传统,20岁时父亲就强迫她去相亲,让她很反感。在易新建看来,家人的不理解和强烈的自卑感是导致梁小姐想要远离自己家庭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在传销组织里没有人会逼迫她,反而对她很好,这也让她心甘情愿上当受骗。

 

△ 易新建在湘潭市市民公园执行另一场解救任务。

 

完成了长沙的反传销解救工作后,易新建和张卫东立刻启程赶往湖南湘潭进行下一项解救任务。在湖南湘潭市的市民公园,易新建和张卫东正在寻找可疑的传销人员——白天传销人员经常会出没于各个公园。他们在公园内发现了几名传销人员的身影,并通过跟踪的方式掌握了窝点的大概位置。

 

△ 晚上回到湘潭的酒店,易新建在手机上找自己参与的、解救传销受害者的新闻片段。

 

每次接受电视台采访后,易新建都会把视频保存下来,并发送给那些犹豫要不要通过他来寻找家人的委托家属——许多人并不了解反传销人的工作,有的甚至会把反传销人也当成是骗子。

 

易新建也习惯把自己每次解救的行动用手机拍下来上传到社交媒体上发布,让更多的人了解反传销事业。在从事反传销的九年间,易新建看到太多传销所导致的家破人亡,他希望更多人能够看清传销的本质,提高自身免疫力。

 

△  在疑似传销窝点附近侦查。

 

第二天,易新建和张卫东来到湘潭市一处疑似传销窝点所在的老式小区侦查。“一般我们会先通过跟踪排查,或者受害人手机信号定位等手段确定传销窝点大致的位置;然后我们会进入每一栋可疑的传销窝点所在小区的公寓楼,看看小区的地上有没有一些被丢弃的传销资料或者廉价烟的烟头,一般只有传销人员会抽这种几块钱的烟;另外,根据经验,传销窝点一般会用报纸把窗口封上,以防被外面看到;如果某个公寓门口晾晒了很多人的衣服,也极有可能是窝点所在地。”

 

△ 漫长的等待和盯梢

 

易新建说,除了丰富的经验,做反传销这一行最重要的是需要耐得住寂寞。即使确定了窝点的大致位置,还需要经过漫长的等待和盯梢,才能确定窝点的准确位置——没有人知道传销人员究竟什么时候会出现。在易新建最久的一次任务中,整整半个月他也没找到确切的传销窝点,最后发现这个窝点的传销人员几乎从不出门,每天有专人送吃的进去。

 

△ 易新建正在用望远镜观察疑似传销窝点小区的情况。

 

从1998年的《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算起,我国打击非法传销已有21年。《2017年度传销态势感知白皮书》显示,截至2018年2月28日,累计发现涉嫌传销平台3534家,活跃参与人数3176万人。中国2009年2月28日修订的《刑法》中把传销单独入罪,但量刑相对过轻。这是传销组织屡禁不止的一个原因。

 

据易新建介绍,到目前为止,全国从事职业反传销的人不超过五十人,而这些职业反传销人当中大多数都曾做过传销,所以他们熟悉传销组织的行事规律和组织特性,以方便开展解救行动。

 

△ 疑似传销窝点门外侦察。

 

易新建在一处疑似传销窝点的门外停留,听里面的声音。由于传销人员全是外地口音,作为湖南本地人的他,很容易就能分辨出居住的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

 

△ 写有传销资料的纸片

 

这一次任务中,让易新建和搭档最终确定传销窝点位置的是被传销组织人员撕碎、并丢弃在楼梯间的传销资料。

 

 

 

确定了传销窝点具体门牌号后,易新建通知了当地派出所和工商局。图为家属和工商局工作人员正在楼梯间等待警察到来。

 

 

易新建、张卫东和家属正等候在传销窝点门口,一般情况下他们都需要警方的支持,才能得以进入窝点解救传销受害人员。

 

△ 警察和工商局人员进入传销窝点内

 

警察到达后,一股很浓的烧焦味从屋内散出来。房门突然被打开,室内浓烟弥漫,警察当场抓获了三名传销分子。开门前,他们正在卫生间内烧毁传销相关的文件资料。审讯后发现他们是传销组织里的小头目,这个屋子里藏满了传销资料和对各种传销人员进行洗脑的笔记。易新建和警方断定,这是传销组织专门存放资料的仓库,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销窝点。

 

△ 警察在屋内发现的各个传销窝点的钥匙。

 

房间内并没有委托家属所要寻找的传销受害人。易新建之前端过这个传销组织的窝点,他断定要找的人就在他们所控制的窝点内。他让被抓获的传销组织小头目立刻打电话给他们的“大领导”,要求把人交出来。

 

△ 家属正在签字

 

半小时后,李明(化名)就被传销组织放了出来,并很快被易新建接到了当地派出所。李明的表姐正在文件上签字,以完成报案流程。

 

△ 李明和表姐在路边谈话。

 

这对表姐弟已四年未曾谋面,李明的表姐情绪激动,几度落泪。在母亲去世后,李明离家去北京打工,之后辗转到湖南陷入传销组织,至今已四年没回山东老家。易新建说,其实在两年前的一次解救任务中,李明就在其中。易新建当时还请山东当地反传销朋友联系李明家属,但传销早已让李明父子关系破裂,他父亲不愿意来领人。这是一个普遍现象,由于传销活动往往会先着手于自己的亲戚、朋友等核心关系圈内的人,拉他们“入伙”,然而到最后,由于“美梦破碎”,深陷传销的人员往往和自己原有的社会支持系统隔离,孤立无援。

 

△ 易新建在湖南岳阳农村的家。

 

易新建每个月的工作量不固定,根据具体的求助任务而定,完成每个任务所需的时间也不同,在湖南省内平均2-3天,甚至当天就可以锁定传销窝点的位置。没有任务的时候,他就回到家里,陪陪家人。他的家位于距离湖南岳阳市不远的农村。

 

△ 易新建展示自己当兵时候的照片。

 

2004年,16岁的易新建离开湖南岳阳老家到沈阳入伍当兵,两年的军旅生涯给易新建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退伍后,他选择去往广东发展,随后被战友骗人传销组织。

 

易新建现在都记得,2007年春节后,在几经辗转、终于见到战友的时候,一见面,战友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当时还蒙在鼓里,之后才意识到战友的这个拥抱其实是在检查我身上有没有带防身的武器。”

 

△ 易新建和家人。

 

工作之余,易新建邀请张卫东一起回到自己老家吃饭。易新建回忆当初被骗入传销的经历,“其实头三天我就已经知道这是个传销组织,但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全封闭洗脑后,我的思想发生了变化,竟然开始认为那不是传销,而是一项可以从事的正当事业。”半年时间,他从“受害者”逐渐变成了传销组织中的一员。通过各种方式,把八个人骗入了传销组织,这些人中有他的父亲、弟弟、表哥、同学和曾经的战友。

 

易新建的“暴富美梦”做了三年,直到他一路做到了“老总”级别,并被传销老总“揭谎”后才逐渐破灭。这之后,易新建回到湖南老家,等着他的是村里巨大的舆论压力,以及未来的混沌迷茫。

 

△ 易新建在家里展示部分委托家属为他制作的锦旗。

 

后来,易新建无意中了解到有人专门从事反传销:帮那些陷入传销组织的受害者家属寻找亲人,并通过反洗脑劝说来让受害者脱离传销的魔爪。这改变了易新建的生活轨迹,他开始尝试自己做反传销工作。

 

易新建还记得第一次受委托去解救传销受害人是2010年冬天,一位来自湖北的18岁小伙子向他求助,希望他能够帮忙寻找自己在岳阳做传销的姐姐。易新建现在都记得,在他看到委托人与失散多时的姐姐抱头痛哭时,一种强烈的喜悦感在自己的身体迸发而出,他感觉到自己所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

 

“和这个行业里所有的反传销人一样,一开始我所做的解救工作都是公益性质的,不收取一分费用。但是长期从事反传销工作花销很大,所面临的个人风险也很高。” 易新建意识到要持续地把这件事做下去,还是得收取费用。

 

△ 因工作缘故,易新建常常不在家,为了补偿孩子,他每次回家都会给孩子买好些玩具和零食。

 

“从事反传销这些年来,我亏欠最多的还是家人,没任务的时候我都会尽量陪在家人身边,陪伴孩子成长。”易新建坦言自己的工作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危险性,他曾经为了寻找一个受害人,卧底进入一个北派传销窝点内,差点被十几个传销人员殴打。除了人身安全没有保障,易新建也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我在外面工作憋着那股劲、那种憋屈,有时候我回去之后,我会冲着我老婆大喊大叫。一直没有找到很好的方式来释放自己的愤怒。”

 

 

至今,易新建已专职做了九年反传销,他想过转行。但他坦言,如果不从事反传销这个工作,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什么,“要技术没技术,要能力没能力”。这份工作能够养活自己和家人,能够进行反传销的宣传,还能够帮助更多绝望的委托家属,这令他感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在肩头。在老家才待小半天,易新建就接到了新的任务,他连夜赶回长沙,准备去叫醒另一个“梦中人”。

 

栏目类别
services
  • 解救负责人:
  • 17307402327龙
  • 15274801523唐
  • 劝说负责人:
  • 15955505324张
  • 13649212325陈
  • 15874871100李
  • 追回传销损失款:
  • 18249944800谷
  • 13699213567彦
  • 13212412
  • 3309477645
  • 86874787
  • 2384373037
  • 1579256556
  • Q群:384045464
  • Q群:537215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