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反传销 > 涉嫌传销 >

最新反传案例:娄底解救河南的传销受害人

作者:湖南反传销 来源:湖南反传销 日期:2018-09-26 10:25 人气:
夜晚九点,刘李冰乘坐火车抵达湖南娄底,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背着一个略显破旧的双肩包,经过长途旅行之后显得有些疲惫。刘李冰今年32岁,来自山西临汾霍州,是一位传销解救师,在火车站前往酒店的车上,刘李冰抓紧时间阅读委托人提供的受害者资料。
 

作为反传销者,刘李冰其实干过三年传销。2007年,失业的他误入传销组织,“我从一开始就不太相信(传销)能赚钱,但我不想空手回去。”干了几年后,刘李冰在老家的名声一落千丈,朋友们对他避而不及,更让他难受的是亲弟弟也步他后尘。刘李冰终于幡然醒悟,退出传销组织,只身把弟弟劝说回家,并于2010年成立了反传销工作室。
 

起初,刘李冰以志愿者身份帮忙,每次解救只象征性地收一点感谢费。半年后由于资金缺乏,工作室只好解散。“只有把反传销职业化,才能顺利做下去。”后来刘李冰在西安重组工作室,每次接受委托都会起草一份求助协议书,明确双方的责任和义务。这次刘李冰赶到湖南娄底,是受人委托寻找和解救一位来自河南的传销受害人。
 
 
在酒店房间内,刘李冰向受害人亲友了解情况。受害人梁某34岁,在深圳打工。今年5月梁某结识了一名女网友,情感经历并不丰富的他很快被甜蜜攻势“俘获”,带着仅有的几千元钱和简单的行李来到了娄底,自此失去了与家人的联系。
 

今年8月,梁某突然给父母打电话要几万元钱,称交了女朋友要购买礼物,其他不愿多说。梁某的父母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他的哥哥就在网上给他转了5000元,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因为不确定弟弟具体是什么情况,又牵扯到异地报案,梁某的哥哥没有选择报警,而是通过熟人介绍找到刘李冰,希望能找到弟弟的下落并把他带回来。
 
在接到委托后,刘李冰与他的团队很快分析出梁某陷入了北派传销组织。北派传销并不一定销售实体物品,往往套一个公司的外壳,事实上通过洗脑和暴力让受害者掏钱,而南派传销则更注重精神控制,用亲情和巨额收益来诱骗。通过研究梁某QQ登陆信息的定位,刘李冰将传销窝点范围确定在一所医院和贸易市场附近的几个老旧小区之中。
 

早晨六点多,刘李冰和同伴就来到这一带的小区踩点,并向街坊邻居和马路上的保洁人员进行询问以收集资料,“参与传销的人员都不是本地人,不会说本地方言,当地居民或多或少都会留意到传销人员的活动。”
 
经过一个上午的调查和蹲点,刘李冰和同伴并未得到太多有价值的信息。临近中午,他们到一家餐厅吃饭并短暂休息。刘李冰从事反传销已有八年,解救过上千名深陷传销组织的受害人,“每一次解救行动各不相同,最快的当天就能成功,也经历过长达一周也找不到人的窘境。具备十足的耐心和细致的观察能力是做这行的最基本要素。”
 
夜幕降临,刘李冰和同伴又继续来到小区周边进行调查。这里人流量大且混杂,房租便宜,是传销组织青睐的“风水宝地”。经过十多个小时的排查,刘李冰和同伴并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很多受害者无法发出求救信号,传销经理和老总都行事谨慎,行踪不定,要想短时间内找到他们无异于海底捞针。”
 
 
为尽快找到线索,刘李冰邀请湖南本地的反传销解救师易新建(左二)来合力搜寻。据刘李冰介绍,目前全国活跃的反传销从业者仅30多人,其中大多数都曾参与过传销,后来利用对传销的了解来反传销。易建新就曾被骗入传销团伙,后来才发现一切都是美丽的谎言。2010年他遣散了下属的传销团队,2013年在湖南长沙成立了反传销工作室。
 
 
第二天一大早,刘李冰与易新建就抓紧时间,在小区询问街坊邻居,“传销组织的活动有一定的规律,传销经理和老总们大多会在清晨和傍晚出没于各个传销窝点之间。”
 

为尽快取得突破性进展,刘李冰与易新建找到了社区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并向他们说明了寻找传销受害人的缘由。在工作人员的配合下,他们对小区内的每一个单元楼进行搜寻,敲开每一户的大门询问有无传销人员的活动迹象。
 
 
临近中午,刘李冰和易新建在单元楼下发现了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可疑男子。在他们询问这名男子身份时,男子神色慌张,突然转身逃跑。易新建和梁某的哥哥一个箭步冲上前,围追堵截,合力把男子当场制伏。
 
经询问,该男子是这一带某传销组织的经理,刘李冰在他身上发现了大量传销骗术的文字资料,随后他们顺藤摸瓜发现了传销窝点。碰巧这天有一位刚刚逃离出组织的受害者向警方报案,当地警方立刻出警摧毁了该窝点。窝点中共有八人,其中包括刘李冰正在寻找的梁某。
 
传销窝点是个一户一厅的老旧民宅,屋内的窗口都被用纸张封上保持隐蔽,也为防止受害人发出求救信号。其中一个房间内居住着传销头目,负责窝点的日常运作,房间也被用来上洗脑课程。
 
 
除了梁某(左),此次行动还救出了另外一位受害人赵某(右)。两人被送入当地警局配合录口供,再经过24个小时的等待后终于重见天日,此时距离梁某陷入传销组织已经过去了23天。最终经过审查,除两名受害人,其他六名涉案人员以抢劫罪被拘捕。
 
赵某在传销组织里关了13天,被骗5700多元。一个月前,他被同一个“女网友”骗来娄底,传销组织逼他交出了银行和微信密码,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赵某每天都不得不上洗脑课程,并且必须向家人要钱,稍有不从就会被暴力对待,传销人员甚至将他的头按在水盆里,导致他差点窒息。
 
 
在警方的要求下,梁某和赵某在一家打印店打印自己的转账记录。如果之后能够抓住头目,他们的损失或许能够挽回。
 
 
“哎呀!人没事就好。就是那么久不见,他瘦了很多!”梁某的哥哥操着一口河南乡音,见到弟弟安全无事,终于露出了轻松释怀的笑容,并给家里人打电话报平安。
 

解救行动成功后,刘李冰与受害人梁某及其家属一同吃饭。“受害人长时间待在密不透风的高压环境中,出来后很需要家人的陪伴和支持,并及时进行心理疏导。”刘李冰说曾经有一个被解救出来的年轻人回到家中,不吃不喝不说话,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许多父母都过于急切地想让孩子转变,忽视了陪伴和理解的重要性。”
 

梁某与哥哥和朋友们准备一同开车返回老家,兄弟俩高兴地与刘李冰及其同伴们握手致意,表达感激之情。
 
完成此次任务后,刘李冰与易新建回到了位于长沙的反传销工作室。“这次解救很顺利,不过反传销本身其实是一项具有危险性的工作。”刘李冰曾在一次任务中被传销头目从背后袭击后脑勺,当场昏迷并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还有一次他差点误入传销组织设下的圈套,幸亏他反应机灵并报警,传销人员才悻悻而去。
 

因为反传销的极高风险,刘李冰很少和家里人提起自己的职业。在他看来,传销并不会在短时间内彻底消失,他的工作还将继续下去。“现在传销呈现出年轻化趋势,出现了不少网络传销组织,实质都一样,还是利用了人们的贪念。”刘李冰希望在未来建立起一个全国范围内的传销数据库平台,对传销重灾区数据化监控,才能杜绝传销的蔓延。

关键词:湖南反传销
新浪原文地址:
https://photo.sina.cn/album_1_64237_319809.htm?ch=1&vt=4&pos=108&his=0&hd=1
栏目类别
services
  • 解救负责人:
  • 17307402327龙
  • 15274801523唐
  • 劝说负责人:
  • 15955505324张
  • 13649212325陈
  • 15874871100李
  • 追回传销损失款:
  • 18249944800谷
  • 13699213567彦
  • 13212412
  • 3309477645
  • 86874787
  • 2384373037
  • 1579256556
  • Q群:384045464
  • Q群:537215464